閱讀歷史 請按Ctrl+D收藏本站

520聽書網 » 歷史軍事 » 皇倉里最新章節列表 » 《皇倉里》最新章節列表 第283章

《皇倉里》正文 第13章:審訊

文/夜行思
    廉琯衿怒火沖天的走進了自己的屋子,沒等布曼問清緣由拿起桌上的杯子往地上砸在去,嚇的一眾侍候的女婢不知如何是好……

    莫頌也被她突如其來的火氣疑惑,敏捷跳了一下躲開她又扔來的東西問“您怎么了,發這么大的火氣?”

    廉琯衿卻說“誰說我發火了,不過閑來無事想聽聽這悅耳的聲音……”

    莫頌暗暗笑她口是心非又問“早飯用了嗎?”

    廉琯衿大聲道“不餓!”

    莫頌勸慰道“我聽說城中新開了一家辣面館子,味道不錯,排隊的人很多,要不,帶你去嘗嘗?”

    廉琯衿依舊生氣道“困了,我要睡覺,你去把面館的廚子叫來,等我醒來要第一時間給我端上來”

    莫頌問“廚子如何知道你什么時候醒過來?”

    廉琯衿瞪著他道“那就一直做,直到我醒來為止”說著進了內堂。

    莫頌只好示意婢女輕手輕腳的準備。

    范恬看日頭很好,坐著馬車來到闔緣玉閣,這月的初十,依舊熙熙攘攘的全是人……

    蘇沐宥從正門進來時不出所料的是滿屋子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范恬也朝他走過去問道“蘇公子,今日好早”

    “嗯”蘇沐宥簡單點了個頭正要走。范恬攔住他又說“我聽說蘇公子近日在玉屏山開山,我閑來無事讀了些關于開采玉石的書中,正好有關如何開山鑒寶的文籍,知道這原石開采若動了里面玉石的紋理就會壞了玉石溫潤的功效……”

    蘇沐宥朝她客氣道“沒想到范小姐如此博學,竟然連開山之術都懂?”

    范恬依舊端莊的笑笑“不過恰巧知道些,蘇公子若不嫌棄,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蘇沐宥不動聲色的想了想,淡淡笑道“如此,有勞范小姐了!”說完蘇沐宥朝二樓的樓梯走過去,屋子里的人無不羨慕的看著范恬。

    樓上,蘇沐宥朝楊曉問道“廉琯衿的案子查的怎么樣?”

    楊曉回“應該是很順利,這幾日見她天天往香料鋪子跑,還時不時約那老板娘到處逛,不知道的人以為多深的姐妹情呢,照我看,那人是上鉤了”

    蘇沐宥點點頭笑道“她倒是有點本事”說完又交代“你暗地里盯著點”。

    楊曉說道“是,不過公子,您剛剛為什么答應范恬參與玉屏山的事情?”

    蘇沐宥說道“她既然想幫忙何不成全她,對我們也沒什么害處,不是嗎?”

    楊曉說道“屬下明白了”。

    看楊曉走了出去,蘇沐宥也站起來,他往下望了望,閣內的人依舊站的滿滿的,都是精心裝扮過的姑娘,不過卻沒有他想見的那一個,他不禁想起來廉琯衿在玉閣內做買賣的事情,揚了揚嘴角……

    一連好多時日,廉琯衿依舊每日去余香未了纏著老板娘傳授些閨房的技術,賣傻裝瘋的技術實在是太好,精明的老板娘沒有發現任何不妥,廉琯衿道“姐姐,你就再教我幾招,自從我每日向姐姐請教,我家那不懂風情的人竟然也會給我說好話了!

    五姐笑道“你呀,是日子甜了,舒服了,每天來纏著我”。

    廉琯衿故意道“姐姐可不知道,我為大將軍的女兒,以前那些想和我攀關系的人我理都不理,姐姐還是我第一個好姐妹呢,以后我肯定為姐姐馬首是瞻,姐姐,你就把那香多給我點”

    五姐提醒“這東西可要悠著點用啊”。

    廉琯衿癡癡的點點頭,老板娘看她傻的可愛,放下警惕朝她道“說實話我確實還有更厲害的香,只是,不知道你敢不敢要?”

    廉琯衿財大氣粗的樣子“還沒有我不敢的!”

    五姐點點頭“我看,我和你也有緣分,那明日正午,我們老地方見?”

    廉琯衿笑著“放心吧,我肯定會備好金子的”

    翌日,廉琯衿一早安排莫頌集了十幾個院里的侍衛埋伏在暖閣周圍等待著……

    蕭稷剛下了朝走出宮門就看趙孔匆忙來報“王爺,不好了,廉小姐帶了不多的人朝人家老窩去了,像是準備收網,不過依屬下看,她帶的那幾個人守守院子還行,若真是香閣的人又備,怕是會有危險”

    跟著的八王爺蕭譽聽了說道“三王兄,我正好帶了人準備去軍營,要不王弟陪你一起去看看?那女人雖然狂妄的讓人討厭了些,但畢竟是廉相府里的,也不能真看著她出事”。

    蕭稷點點頭“嗯”了一聲。

    蕭樂謀站在旁邊也饒有興趣的冷冷說道“本王也好久沒看過熱鬧了……”

    幾人匆匆趕了過去,暖閣里面,廉琯衿終于等來老板娘,老板娘帶著身后三四個大漢朝她走來,笑盈盈的說道“妹妹久等了!

    身后跟著的大漢中一個人看著廉琯衿笑道“五姐,這就是你找來的傻丫頭?”

    廉琯衿聽了故意朝他瞪了一眼“怎么說話呢,我爹可是將軍,要不是我和姐姐關系好,早讓人砍了你的腦袋”。

    那人看她果然是五姐描述的頭腦簡單又粗魯哈哈笑了一聲道“五姐說的對!”

    廉琯衿問“什么對?”

    五姐說道“沒什么,別理他們,過來,姐姐給你看看你想要的東西”,說著拿來一個盒子。

    廉琯衿興奮的湊過去問道“這是什么?”

    五姐神秘道“不光讓你的男人疼你的,還能聽你話的香”。

    廉琯衿假裝半信半疑“世界上怎么會有讓人聽話的香,姐姐別逗了”。

    五姐說“你別不信,用了,保準你停不下來!”

    廉琯衿打開來,紅紫色的香料中傳來一種異香,是她從來沒有聞過的氣味,說來也奇怪,打開之后她就有些腦子暈暈的,老板娘看她沒有任何顧忌的急切樣子緊忙將香料蓋上提醒“這個,可不能直接這么聞,要摻在普通香料里,只需一些便可”。

    廉琯衿佯裝趕緊拿出身上的錢袋感謝她“姐姐對我這么好,我肯定不能讓姐姐吃虧,這里可是金子”。

    五姐笑笑道“妹妹,以咱們的情分,這金錢就見外了!”

    廉琯衿大方道“姐姐,你幫我這么多,我總不好白拿姐姐的東西,我這個人就不喜歡欠人情,既然姐姐不要錢,那你說想要什么,就是妹妹的命妹妹也舍得給”。

    五姐嫵媚笑笑“說傻話了吧,姐姐要你的命干什么”說著朝身后大漢使了個眼色,那人拿來紙筆,五姐又說“妹妹用了這東西可需要在這上面簽字畫押的”。

    “這么簡單?”廉琯衿看也沒看就簽了字,按了手印。

    五姐問道“妹妹都不看是什么?”

    廉琯衿道“我相信你,姐姐給我的肯定是好的”說完又翻了翻自己簽字畫押的名冊問“不過姐姐,這上面這么多人的名字,都是用過這香的嗎,還是什么名單?”

    五姐道“就是用這香的人,都是我們的人”。

    廉琯衿站起來說道“好厲害,那我們是不是一個什么組織啊,例如娘子軍,我看這上面的人都是女人,還有這個李麗兒,我還認識她呢”。

    五姐陰險笑了笑“不錯,我們確實是一個組織,而且是一個進了就出不去的組織”。

    廉琯衿追問“姐姐,我既然都是里面的人了,可不可以告訴我這組織是干什么的?”

    五姐卻提醒“別打聽這么多,對你沒好處,你只要記著這事不能往外說就行,別的都要聽我安排”。

    廉琯衿又問 “那我們這個組織,姐姐是老大嗎,那不是很威風?”

    五姐回道“我當然不是,我們的主子可是很厲害的女人”。

    廉琯衿又問“什么女人?”

    一個大漢朝她喊道“你的話太多了”。

    廉琯衿故意撒嬌“都是自己人,告訴我嘛?”

    五姐也說“別問了,否則會有殺身之禍”。

    廉琯衿暗暗變了變臉色也覺得他們不會說更多,又確認一次“姐姐,當真不能說?”

    五姐道“自然!”

    廉琯衿看著女人不會再說些什么了,冷笑一聲“你不說,我倒可以告訴你,不就是香然國的秘香嗎,你的主子怕是香然國皇室留下的余孽吧?”

    幾人聽了果然臉色變黑,五姐朝她質問道“你……你說什么?”

    廉琯衿淡淡笑笑“本小姐,說實話!”

    一大漢指著她“小丫頭,你這是坑我們呢?”

    另一人也說“五姐,你不是說她是個頭腦簡單的丫頭嗎?”

    五姐驚慌道“看來是我大意了……”

    廉琯衿笑問“頭腦簡單?你是說我嗎,我倒覺得你們才是一群沒腦子的廢物”。

    五姐恐嚇她道“妹妹這是不怕死了?”

    廉琯衿不削朝她說道“妹妹?憑你也配和本小姐稱姐妹?”

    五姐這才覺得她不是一般人物問道“你到底是誰?”

    廉琯衿高傲的說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廉琯衿!”

    幾人大驚失色,反應片刻朝外喊道“來人,殺了她”。

    瞬時間,暖閣周圍被圍的水泄不通,從門口進來一群拿著大刀和長劍的人……

    五姐陰險的笑道“你知道又如何,我讓你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廉琯衿依舊淡定道“殺我滅口?哼,你以為我是自己來的嗎”說著拍了拍手,自己預先埋伏的人也進了院子。

    大漢抬起手臂要去抓她,她退了幾步躲開,三四個男人又圍上來,帶著兇狠的眼神,朝她步步逼近,廉琯衿神情淡定站著一動未動,正在幾人就要靠近她的時候,莫頌三五下從院門殺出一條路子護在她身邊,以不見刀光劍影的速度將幾人歌喉撂倒……。

    廉琯衿又感嘆道“誰死還不一定呢!”

    五姐看莫頌的功夫雖了得,但環顧她帶的幾個侍衛不成氣候,也自信滿滿道“這里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就你帶的這幾個人也想在我這放肆?”

    兩邊開戰起來,除了莫頌無人可當,帶來的衛兵確實不堪一擊,不多久,廉琯衿的人越來越少,五姐見形勢笑道“妹妹若是求饒還來得及!”

    廉琯衿依舊氣勢非凡道“本小姐就不知道求饒二字怎么寫!”

    五姐吹了哨子,廉琯衿看來人更多了,莫頌守著她與人周旋,朝她說道“他們人多,若想走沒問題,若想全收服怕是不容易”

    廉琯衿自傲表態“我出手了,沒些好處會走嗎?”

    莫頌笑笑說了句“明白了”,然后護著她與人廝殺……

    不知過了多久,門外多了很多士兵,五姐看士兵個個訓練有素,不一會就將整個暖閣圍了起來,不禁皺眉朝自己人說道“有救兵,我們走!”

    莫頌橫欄在前面冷聲厲喝“想走,沒這么容易”,說話間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收服了頭目,院子里慢慢打斗的聲音逐漸停了下來……

    幾位王爺也走進來,蕭稷看了看廉琯衿問道“你沒事吧?”

    廉琯衿卻一臉嫌棄的樣子沒有搭理他,看她的德行大家也見怪不怪。

    蕭樂謀朝她說道“看來,你這是大獲全勝?”

    廉琯衿驕傲的笑了笑,故作云淡風輕道“二王爺謬贊了,審出來什么才算收獲!

    五姐聽了她的話吃驚念道“二王爺?你就是蕭樂謀!”

    陳奇上前一步斥責道“大膽,敢直呼我家王爺的名諱”

    五姐又看著蕭稷問道“你們不是夫妻,那你是誰?”

    趙孔一腳將她踢倒跪下呵斥道“見了三王爺還不跪下!”

    五姐這才明白過來,他們是早就有備而來,又想到那晚的二人哈哈笑道“三王爺和相府的千金,若是讓世人知道你們那晚在這暖閣內翻云覆雨,你說會怎么樣?”

    屋內的人聽著這種事自然都朝二人看去 ,蕭稷本著維護廉琯衿與自己的名聲的好意,緩緩說道“你就那迷情香,也能困得住本王嗎?”

    五姐自然吃驚一愣道“不可能,還沒有人能逃過這香的!

    蕭稷冷傲笑了笑,朝她譏諷道“那是沒見過本王!”

    眾人聽了他的話才知道怎么回事,本就是查案子也沒更多的在意,反倒是廉琯衿,看他將自己說的厲害滿是不悅。

    廉琯衿看五姐不再分辨什么緩緩蹲下來朝她說道“別這么多廢話了,知道什么乖乖的說出來,不然你連張口的機會也不會有了”。

    五姐倔強的將頭一扭鄙夷道“想讓我開口,你做夢吧!”

    廉琯衿又狠狠捏著她的嘴威脅“說不說?”

    五姐“呸”了一聲,不再搭理。
(快捷鍵 ←) 上一章 返回《皇倉里》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娱网棋牌四冲下载安装 期货分析资格考试难吗 江苏体育信息 湖北快三走势图预测 伟哥竟彩分析 湖北11选5前三走势 幸运飞艇官网 广东快乐10分彩票控 bbin体育什么意思 3d美女麻将游戏单机版 排列三qi码组六遗漏 黄大仙图片两码中特 辽宁快乐12推荐任二 陕西11选5开奖结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 免费棋牌游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