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請按Ctrl+D收藏本站

520聽書網 » 歷史軍事 » 袁閥最新章節列表 » 《袁閥》最新章節列表 第283章

《袁閥》正文 81血仇

文/巴奀月
    江東。

    十一月,下旬,孫堅率領江東大軍,為了避免周昂的追擊,特意的繞過九江郡,借道徐州的下邳郡廣陵郡的官道,渡江丹徒,一路南下,匯合吳景,屯兵于曲阿縣。

    猛虎歸山,江東大軍的返回,一瞬間讓整個江東都開始暗流潮涌起來的,揚州刺史陳溫,還有各郡的郡守,一些世家士族都開始坐不住的,其中首當其沖的就是吳郡。

    曲阿,城外。

    孫堅數萬江東大軍,沒有進駐曲阿縣城內,而是在城外不遠處扎營立寨。

    “元路,我孫文臺回來的!”中軍大帳之中,孫堅卸去一聲盔甲,魁梧高大的身軀披著一件長袍,看著妻弟吳景,有些意氣風發的道。

    自從大軍渡江而過之后,他就踏實多了,感覺回到的家了一樣,更有一股猛虎歸山,大殺四方的豪氣。

    “大兄!”吳景也有些激動的看著孫堅:“從此之后,大兄便可大展拳腳了!”

    孫堅搖搖頭,斬釘截鐵的道:“元路,來,我們來說說吳郡的情況吧,上次次聯盟軍討伐董賊,我江東軍出力甚多,本來應該為豫州刺史,但是袁家兄弟的阻止之下,沒有拿到這個位置,最后揚州刺史的位置我也沒有能力奪取,就連吳郡太守,袁本初也不愿意放手,他這是擺明的要給我難堪!”

    袁紹的本意就是不希望他在江東這么快的站穩腳步,所以才給他制造麻煩。

    正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如今大漢雖然名存實亡,但是漢室猶在,天下還是大漢的天下。

    孫堅的手上雖然有三萬精銳兵馬,這等雄厚的底蘊,要拿下吳郡不過是翻手之間的事情,但是沒有一個合適的名義,對他來說,想要坐穩吳郡,坐穩江東就有問題了。

    青州,臨淄。

    袁熙軟綿綿的躺在浴桶中洗澡,刁秀兒在旁邊伺候,準確的說,是同樣脫光了衣服在浴桶里伺候,為袁熙擦拭,為袁熙按摩。

    兩人在浴桶中洗著鴛鴦浴,綠珠小丫鬟在浴桶外面,幫忙加水,幫忙保溫。袁熙閉著眼睛享受,連手指頭都懶得動一下。刁秀兒時不時的還要按照吩咐,給袁熙喂吃的,喂喝的。

    任誰看到這種場面,都會稱其一聲驕奢yin逸吧!要是換在大一點的澡堂里,再多幾個女人的話,袁熙過的就是昏君一般的生活了!

    可惜,袁熙還是挺委屈的,驕奢yin逸?驕、奢、逸,倒是一點沒錯,但最重要的“yin”,袁熙卻是完全沒有享受到。

    因為袁熙病了,是真正的病了,這病可不是他裝出來的。渾身無力,沒有什么胃口,甚至連**做的事情都提不起什么興趣來。

    要不然,袁熙跟刁秀兒洗鴛鴦浴,他怎么可能會讓,還是真正未成年少女的綠珠小丫鬟,在旁邊看著呢!

    所以,這洗澡就是洗澡,袁熙其他進一步的事情,什么都沒做。

    “綠珠你知道嗎?這次你們差一點就危險了!痹踺p聲細語的說道,刁秀兒在后面伸手幫袁熙揉著太陽穴,滿臉通紅,也不知道是羞紅的,還是被熱氣熏紅的。

    不過,以前不管袁熙怎么亂來,都只有他們兩個人而已,如今這還是第一次旁邊有第三個人。

    不僅是刁秀兒,綠珠小丫鬟也是臉蛋紅撲撲的,雖然袁熙兩人什么都沒做,但光是**相對,就已經夠羞人了。好在她在浴桶外面,除了兩人的頭,其他的幾乎都看不到。

    聽了袁熙的話,綠珠奇怪的問道,“難道不是公子你處于危險中嗎?”

    “是啊!痹醺袊@一聲,“在戰場上,有些人要是想讓你死,還真是比平常的yin謀詭計還要有效呢!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顯奕,無垢可以進來嗎?”

    這是高月的聲音,看得出來,高月還是一直挺在意婚禮和名分的事。

    或許真的要找時間好好補上這么一個儀式了啊,袁熙默默在心里想著,然后對旁邊的綠珠吩咐道,“綠珠你去把門打開吧!

    “可……”綠珠小丫鬟一陣遲疑,意思你們現在這種狀態,就把人放進來?

    確實,就算是夫妻之間,不說羞不羞人的問題,至少也是禮貌問題。正常情況下,就算讓高月在外面等著,袁熙也該起身擦干身子,更衣之后再見人的。

    不過,現在袁熙真的是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一下,況且身為現代人的他,也并不太在意這些問題,“怕什么,前面不是有屏風擋著嗎,說說話又有什么大不了的,總不能讓人就在外面說吧!痹踔苯诱f道。他也昏君了一把,一直做明主太累了。

    “是!本G珠小丫鬟點了點頭,然后連忙跑出去給高月開門。

    高月走進門來,沒看見袁熙,微微一愣,正要問綠珠,卻是看到了屏風上面的衣服,知道袁熙在洗澡,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進去,心想夫妻之間沒什么大不了的,要不然袁熙也不會直接讓綠珠來開門了。

    可隨即,高月突然發現,屏風上哪里只有袁熙的衣服啊,明明還有女人的衣服,那么如今在袁府上,除了刁秀兒以外,再不會有第二個女人會如此這般了!

    而且兩人衣服都已經脫了,屏風后面會是怎么一個羞人的情況,高月不用看也能想得到。當然,如果用看的或許還純潔一點,用想的,肯定會想歪的。

    臉sè頓時一紅,高月連忙轉身退出了房間,暗罵袁熙混蛋,嘴上說道,“既然不方便的話,那無垢待會兒再來好了!

    “沒什么不方便的,綠珠不是也在這兒嗎!”袁熙的聲音從屏風后傳了出來。

    高月下意識跟綠珠對視一眼,兩人的臉蛋都是紅撲撲的,一時間都是嬌羞不已。

    本來,身為大家閨秀的高月,是無論如何也要離開房間的,可不知道怎么的,想到刁秀兒在里面,高月就醋意橫飛。

    一咬牙,高月終于再次進入了房間,然后好像做賊心虛一般,連忙轉身把門給關上了。走到那邊坐下,雖然隔著屏風,什么都看不見,但高月還是故意背過了身去,只有這樣她才能多少平靜一些。

    等到綠珠小丫鬟,幫高月泡了杯茶以后,袁熙才在屏風那邊開口問道,“無垢,找我有什么事嗎?”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關于那個昭姬妹妹的事!备咴麻_門見山的說道。

    袁熙眉毛一挑,“怎么?難道她住的不習慣?”

    袁熙還以為蔡琰又想不開了,確實,換位思考一下就能明白,如今在蔡琰的心里,她自己根本就對未來很迷茫,所以對袁熙也若即若離,不確定!

    衛仲道已經死了,蔡琰和袁熙之間曖昧不斷,但又不明確,那么她以后的i子,,還有什么期待?難道就這樣一輩子寄人籬下,住在袁熙家里?

    “不是!备咴聯u了搖頭,“昭姬妹妹什么都沒說,就是時不時的又會傷心流淚。只是我這些天跟她相處,從她的言談舉止中,總覺得昭姬妹妹隱瞞了什么!

    袁熙心中一跳,難道高月已經猜出真相來了嗎?前段時間袁熙和蔡琰確實差點發生一些什么,可是最后蔡琰拒絕了。

    很明顯,袁熙對蔡琰知根知底,并不是平白無故帶人回來的。就算袁熙當時礙于一些事情不說清楚,但私下里居然也不找高月解釋一番,高月覺得,她這個當妻子的,還真是可憐啊。

    枉她思來想去的,都是在為整個家庭考慮,可袁熙呢,卻是壓根就不信任她,什么都瞞著她。想到此處,高月不禁又淚眼汪汪了起來。

    袁熙頓時一陣頭疼,外面的局勢就已經很讓人緊張了,如今身體又處于非常不佳的狀態,沒想到還要為這些家事而煩心,做男人,真的好累啊。

    袁熙突然開口大聲說道,“無垢,你永遠是第一夫人!”

    “?”高月一愣,不知道袁熙為何突然扯到了這里。

    然后就聽袁熙繼續說下去,“秀兒,你永遠是第一侍妾!”

    “綠珠,你永遠是第一丫鬟!”

    “好了,就是這樣!痹蹩隙ǖ氖瘴。

    翌日,議事廳。

    袁熙走出書房,來到平時和郭嘉他們商議事情的前院一間小偏廳,剛踏進去就看見眾人已經齊齊一堂了。

    這些可都是將來自己的班底啊,袁熙深深吸了一口氣,走到最里面的主位上坐了下來。

    因為說過官家用度一切省儉,所以袁熙將臘日的家宴、師長宴、親朋宴都集中一起,在刺史府舉辦。

    尚且逗留臨淄的鄭玄,還有田豐、郭嘉、國淵、顧雍、易榮,張郃、徐晃、張遼、趙云、祝公道、郝昭、郭淮等一眾文武,甚至管亥、覃遠這兩個黃巾降將也被邀請。

    開始,由德高望重的長者鄭玄,還有袁熙主持了官家的祭祀,以禱告神靈,祈求驅除邪禍,迎接好運。

    雖然說節儉,但豬羊等祭祀跟筵席用的食材是少不了的。傍晚,刺史府內一片熱鬧景象。一眾文武連同家眷的悉數到場,此時男女是可以不分席的,但顧雍等人還是特意給一眾文武的家眷安排了筵席。

    袁熙與手下的一眾文武,還有鄭玄就在前堂安置了主筵席。

    節日的筵席間,沒有了往日公務時的禮數,眾人可以在筵席間互相走動,盡情宴飲玩樂。像投壺、陸博等時下流行的游戲自然少不了。

    趙云還是一副厚實恭謹的樣子,他奇怪道:“主公,為何不見仲康?”

    袁熙舉起酒爵笑了笑:“差遣他去了冀州送些禮物給我父親!痹跹壑薪器镆婚W而逝。

    正在說笑的郭嘉聽到袁熙這么說,稍微一錯愕,隨即若有所思地飲了一爵酒。

    “報!”酒酣耳熱之間,一個傳令官跑進大堂里。

    眾人紛紛停下了酒食,因為這時候往往是急報。

    “報少將軍,諸位大人。兗州牧曹操父親曹嵩,在從瑯琊遷到兗州的途中遭盜匪搶掠,連同家眷、兗州兵卒百余人皆被殺害!”

    眾人大驚,這個消息太突然了。但他們卻都沒有想到,這件事會引發的動蕩會有多大。

    袁熙的手不自禁地抖了抖,不知是興奮,還是不安。終究還是來了。自己一手策劃的三方混戰即將開始了。

    ■■■

    徐州下邳。

    雖然是臘日,但州牧府上一片忙亂,陶謙已經沒有心情準備筵席酒食。

    陶謙今年六十二歲了,他身材不高,留著一把白須,面貌寬厚,顯得很有長者之風。

    但是曹嵩遇害的噩耗傳來后,陶謙被刺激得驚恐交加。他趕緊召集來一眾下屬,來緊急議事,其中就包括了前來依附不久的劉備。

    這兩年來,時局多變,本來公孫瓚、陶謙、袁術三家聯盟,其聲勢實力可謂一時無二。但經過公孫瓚界橋戰敗、青州丟失、陶謙又被曹操袁紹夾擊敗走發干,三家聯盟實力已經被極大消弱。

    更讓陶謙惱火的是,袁術態度傲慢無理,縱容名義上的手下孫堅、孫策來徐州廣陵屯駐。連昔日三公一齊征辟都不就的廣陵名士張昭,

    也都應邀出仕。陶謙大怒之下,將孫堅、孫策趕回曲阿。

    思索間,陶謙的心腹曹宏、陳登、笮融、治中王郎、別駕從事麋竺、曹豹、藏霸、孫觀,還有新來依附的劉備都悉數到場。

    陶謙神情憔悴無力,將曹嵩遇害一事說給眾人聽了。而一眾文武震驚了半響也沒有言語。

    二十多歲,樣貌俊朗的陳登首先反應過來,“陶公,可曾派人徹查兇手?”

    “費國縣尉發現曹嵩等人遇害,就親自前往查探!鳖D了頓,陶謙無力道:“曹嵩一家男女老小,連同幾十兗州兵卒,皆被殺害。曹嵩那百余車的財貨也不見了蹤影!

    麋竺疑惑道:“百余車的財貨不見了蹤跡?顯然賊人為的是圖財,但百余車的財貨不是小數,怎會沒有蹤跡?”

    陶謙也不知道詳情,“至少徐州境內沒有匯報可疑車隊經過!

    說到這,陶謙懊惱道:“經初步查探,屯駐費縣的四百多兵卒擅離駐地,不見了蹤跡。那兵卒是招降的闕宣余黨,恐怕賊人就是他們!

    王朗現在是陶謙的治中,他抱怨道:“賊性難改,在下先前就就說過,要對闕宣降卒嚴加管束!

    陶謙頭痛地用手拍頭,“悔之晚矣,諸位且說說該如何補救!

    劉備心中一動,想說什么但終究沒有出口,他新來依附陶謙,資歷聲望不足,有些事情不便說。

    陳登看著一副惶恐不安樣子的陶謙,不禁搖頭,治理州郡陶謙可謂十分勝任,但在謀略決斷方面并不擅長。

    “大人勿急,當首先派干練之人徹查此事,全力緝拿兇手。再遣人去兗州向曹孟德通報致歉,說明此事緣由!

    曹宏一直看不慣陳登的乖張高傲,冷笑道:“從曹嵩被殺的情形看,賊人籌劃周詳,得手后必定伺機遠遁,到哪去追查?曹操父親一家在我徐州轄區被殺,他會相信我等的通報?一個不好,興兵來犯,那么徐州危矣!

    陳登世家子弟年輕氣盛,對于曹宏這樣的小人向來都是不屑理會,“我徐州兵多糧足,帶甲之士少說也有十萬之眾,何懼曹操!”

    “可是袁紹的二子占據了青州,如果與曹操兩面夾擊,我徐州難保萬全啊!泵芋锰嵝训。

    陳登皺眉,他方才一時被曹宏刺激,所以說不怕曹操興兵,但如果曹操、袁熙真的夾擊徐州,那么還當真危險,“還是盡力向曹操說明情況,另一面派人到袁公路處聯絡,以備最糟的結果!

    陶謙嘆氣,只能依照陳登所說去辦。然后讓幾個將領屯兵防范。

    ■■■

    東郡州牧府里一片素白,大堂里擺放著兩口棺材。前面立有曹嵩、曹德的牌位。

    曹氏家族親屬都身穿喪服,一眾文武也帶白麻前來奔喪。

    曹操在曹昂的攙扶下,跪在棺木靈位前守孝。曹操雙眼通紅,機械地將紙錢扔進火盤里焚燒。

    曹仁曹洪兄弟,夏侯兄弟,荀彧、荀攸、戲忠、程昱,還有于禁、樂進、李典等文武依次上前施禮祭拜,然后退到一旁。

    一會后傳令官高聲喊道:“青州袁少將軍使臣,前來祭拜!”

    一眾文武紛紛向大堂門前看去,只見一個二十多歲,方臉短須的青年文士走進來。正是袁熙的使者顧雍。

    顧雍快步來到靈位前,深深拜了三拜。然后又向曹操見禮,說道,“在下袁少將軍下屬,吳郡人顧雍,代袁少將軍前來吊唁。請曹公節哀!

    曹操回過神,輕輕拱手算是回禮。戲忠趕緊出來,將顧雍引到一旁,說道,“有勞顧先生了,袁少將軍的心意我家主公明白,只是曹公現今正當悲痛之時!

    顧雍點頭表示理解。

    就在這時,一個小吏來到荀彧身旁,細聲說了幾句話。

    荀彧臉色難看,猶豫著來到曹操面前,回稟道,“主公,陶謙派遣使者在外面等候!

    曹操嗯了一聲,半響突然回過神來,通紅的雙目放出兇光,怒道,“陶謙!竟然還敢派人來,快快押上前來!”

    旁邊的兵卒得令,立即將陶謙的使者押到大堂。

    劉建是陶謙手下一個巧言會道的小文吏,但是他愁苦了臉,因為被派上了這么一攤苦差。

    曹操站起身,走道曹仁身旁,抽出他的佩刀就要砍殺劉建。

    曹仁曹洪趕緊拉扯住曹操的雙手,勸道,“孟德,不可沖動,且聽他怎么說!

    曹操悲憤地盯著劉建,說道,“看你有什么話可說!”

    劉建心里哀嚎,這次是兇多吉少,“曹公且聽我說,經陶徐州核實,殺害令尊的兇手是闕宣余黨,陶徐州并不知情,并且得知令尊前來兗州還派遣兵士護送,試問怎么會加害之!”

    曹操冷冷地盯著劉建,怒道,“陶謙匹夫,先前吞并我兗州發干被我擊破,其與我為敵之心昭然若揭,怎么不會加害!而后見我接父親來兗州,縱容亂兵搶掠殺害!

    劉建還想爭辯,曹操也怒視曹仁曹洪,厲聲道,“我心已決,你們放開!”

    曹仁、曹洪被他殺機泠然的眼神,看得發毛,不自覺松開手。

    曹操踏前兩步,一手揪住劉建衣襟,雙目憤怒而冰冷地盯著,另一手將環首刀抬高。
(快捷鍵 ←) 上一章 返回《袁閥》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娱网棋牌四冲下载安装 莱特币交易平台源码 绝地求生新赛季什么时候更新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北京福利彩票官网pk10 豆粕期货 东北麻将游戏规则 陕西麻将技巧教学 双色球复式投注表 金多宝四肖中特 江苏时时彩开奖走势图表 埃及二分彩开奖号码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推荐 球探篮球比分 7k7k小游戏捕鱼王 宁夏麻将手机版 有料体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