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請按Ctrl+D收藏本站

520聽書網 » 武俠仙俠 » 赤焰俠情最新章節列表 » 《赤焰俠情》最新章節列表 第283章

《赤焰俠情》正文 第十三章 是非恩怨總難了

文/伊真
    校場上,艾離正在與一名軍侍比武。二人的身邊密密麻麻的圍了一圈看熱鬧的人。

    這幾日,一直不見蒼石的蹤影,也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難道他是在躲避著自己?艾離心中一陣煩悶,手下加勁把對面的軍侍狠狠的摔了出去。

    “好耶!”

    “哇,奔虎也輸了!”

    “第七個人了!”

    周圍喝彩聲不斷,這幾天艾離天天來校場上與軍侍們對練,他們已不再把她視作女人,而是一名真正的對手。

    “誰還要來?”艾離擦了擦汗,昂起頭問道。

    艾離一直在軍營里混到天黑,吃過晚飯,這才告辭出來。但無論軍侍們怎么勸,酒卻是不與他們喝了。

    艾離拖著疲憊的腳步往客房走去,惱人的秋風不停的吹著,吹亂了她的發梢,也吹亂了她的一顆心。

    他與自己同歲,如今也是二十六歲了。這多年過去了,他沒有找過自己,應是已有了心儀的女子,或者,他早已經成家生子了吧……那天酒后,自己對他做了很多任性的事情,一定很令他困擾吧。

    艾離心神恍惚的想著,猛抬頭,發現一人正站在她的門外,她不由定住了腳步。

    那人一襲青灰色長衫,長身傲立,露過一付烏木面具正目光熠熠的望著自己,在薄黑的夜暮下,如貓眼一般的發著光彩。

    “你一直在等我?”艾離快步走過去,盡量平靜的問道。

    他點了點頭。

    “進去說話吧!彼蜷_門,說道。

    他跟了進來。

    進到屋中,艾離指了指桌邊的椅子請他落座,淡淡的問道:“有什么事嗎?”

    她今天對他很冷淡,完全不像那晚初次相認之時。是后悔那天酒后曾經擁抱過自己吧?且不說自己的身份地位,就憑自己現在這付尊容恐怕世上沒有哪個女子會喜歡上自己吧。他的心一下子沉淪到谷底,眼中的光彩黯淡下來。這樣也好,這樣自己就可以死心了。

    他暗自吸了口氣,定了定神,也平淡的說道:“上次刺殺稱心的人,我已經查到是誰了!

    “是誰?”她問道。

    “是太子妃。我已經給了她教訓,我想她今后不敢再對稱心做什么了!

    艾離聽后,沉眉不語。

    蒼石自烏木面具下偷望著她,沉思中的她有一種難言風情,柳眉輕顰,黛色如畫,杏眸微合,氤氳含煙,如藕般潔白的脖頸微微前傾,勾畫出一段優雅的曲線。他忽然覺得她是如此美好,只能使他更加自慚形穢。他不禁垂下眼,她便若天上的星辰,是他高不可及的……

    片刻后,艾離抬起頭,面色凝沉的說道:“聶杰,你收手吧,李家的仇不用你來報!

    蒼石一愣,隨即眸冰若潭,沉聲道:“我不明白。你不想稱心出事,我可以理解,但你為什么不想報李家之仇?”

    艾離凝望著他,認真的說道:“我問你,你可知普通百姓們早上的幸福是什么嗎?”

    蒼石不知她為何作此一問,眸色沉沉的側頭看她。

    “普通百姓們早上的幸福是一碗豆漿,兩根油條!卑x一雙杏目泛起清亮的星芒,接著說道:“如果戰亂,他們連這點微薄的幸福也會失去。那人對我家有深仇大恨,但對百姓卻有大恩大德。雖然我不想承認,但他的確是一代明君。我家的祖訓是:以戰止戰,遇惡即斬。我父親也說過,李家的刀雖是殺戮之刀,但卻要作守護之用。不管權貴們如何變幻,普通百姓的幸福是不會改變的。你說我婦人之仁也好,罵我貪生怕死不報家仇也罷,但我不想因報自家之仇,再陷百姓們于水火之中。你……收手吧!

    明月初升,一節月牙正從她身側的窗外探出頭來,皎皎清輝之下,將她的一張俏臉映得清澈華燦。

    “艾女俠!”寂靜片刻,蒼石眼中升起一片冰霜,淡涼的叫了一聲,“將軍的仇你不想報,我無權說你。但請你不要妨礙我做事!”說完,他起身欲走。

    “聶杰!”艾離一把拉住他的手,長睫抖動了一下,將薄唇抿了抿,下決心的說道:“你能不能就聽我這一次?我不是不想報家仇,可我更不想讓你有事!”

    蒼石頓住,緩緩回頭,黑眸中的冰霜并沒有減緩,口氣依然冰冷,“艾女俠,就像你如今是‘焰刀’艾離不可能離開江湖一樣,有些事情,我也是非做不可;厝プ瞿愕慕髠b吧,我自做我的躬揖小丑,從此咱們各走各路,互不相干!

    “聶杰,”艾離緊緊的握住他,不肯放手,“如果你收手,我愿意……從此退隱江湖!

    蒼石身體驟然緊繃,一雙黑眸墨色轉濃,幽沉難測,他極緩的開口:“艾女俠,你弄錯了,我不是聶杰,我叫蒼石。你口中的那個聶杰早在十七年前就已經死了,請你也忘了他吧!”

    她不解的開口:“你明明就是聶杰,為什么……”他竟然要她忘記他!十七年了,如果可以忘記,她早就忘記。

    “艾女俠!”他打斷她的話,提聲道:“上次龍脈的事若不是你,我早就做成了。如果你不想幫忙,就請離我遠一點兒!彼兴蹈鼭,寒光閃閃的直視著她。

    “你要做的事,我一定會去阻止!”在與他冷寒的雙眼對峙之下,她不由說出了這樣的話。正是無法忘記,所以才不想讓他再次從她面前消失!她別無所求,只想讓他好好的活著。

    “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念舊情了!彼[起眼,他用力的甩開她的手,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艾離盯著他的背影,緊緊的咬住下唇,濃霧染上她的雙眸,水濕雙頰。不對!我不是想要那么說。我想說的是,你是這世上我李家唯一的親人,無論如何,請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蒼石背脊挺直的走著,烏木面具下的一雙黑眸閃爍不定,悔恨正如烈焰般炙烤著他的身心,幾欲把他吞沒。她還如以前一樣,總抱有天真的想法,而他卻早已雙手沾滿了血污。有些事情如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做,泥潭深陷的他如何能夠再次面對澄清如水的她?

    他錯了!從一開始就錯了!他不該來找她,一直遠遠的望著她就好。聽到的她說愿為他退隱江湖之時,他的心臟幾乎停頓,此生他已無憾,該是將這一切做個了結的時候了!

    *

    月落荷塘,秋意正濃。

    “艾姐姐,艾姐姐!”稱心接連叫了好幾聲,艾離才轉頭看他。

    艾離道:“怎么了?”

    稱心問:“這桂花松子糕好吃嗎?”

    艾離道:“好吃!

    “可是你舉在手里半天了,還沒吃一口呢!”稱心一雙若水的眼睛在艾離身上打量著,關切的問,“艾姐姐,你有些無精打采呀,不會是生病了吧?”

    艾離道:“沒有,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彼p咬了一口手中的糕點,對他笑了笑。

    稱心望著她,為何會有這樣的錯覺,艾姐姐雖然笑著,眼中卻好像有一抹恍恍惚惚的憂傷。

    他眨了眨眼睛,嘟起嘴道:“艾姐姐,好不容易太子今晚不在,我才能請你過來。我不喜歡你這樣的眼神,一點兒都不像你。有什么事令你不高興嗎?”

    艾離將目光定在他的身上,憂心的道:“稱心,你跟我出宮吧。我還是不放心你留在這里!

    “不,我想留在這里。艾姐姐,我不值得你費這么大的心思。太子他對我很好,你不用擔心!狈Q心別過臉,不愿看她的眼睛,我都說不喜歡看到你的這樣的眼神了,你怎么還用這樣的眼神看我。

    “就因為那個太子?”艾離流露出難以理解的神情。

    “是!狈Q心看向遠處,眼中升起一道明亮的光彩,“艾姐姐,你不知道,他很有抱負。我要留在這里,看他成為一名好皇帝!”

    “你……”艾離望著他,竟有一種不知該如何勸說的感覺。每當談論出太子時,他就變得神采奕奕,與進府前的他完全判若兩人。

    稱心轉頭面對艾離,笑了笑道:“艾姐姐,你在這里待著一定覺得很沒意思吧。你不用管我,去你想去的地吧。我在這里很好,不會有事的!彼砬閳远,在那瞬間的目光中竟似有種成熟的感覺。

    “好吧!卑x終于答應道。她頭一次有種深深的無力感,對聶杰的事如此,對稱心的事也是如此。

    夜已深,漆黑漫長的似沒有個盡頭。

    *

    暗道中,兩個人在急速行走。

    他們的臉上均戴著鬼飾面具,所不同的是,一人面具上是鬼化的麒麟,另一人卻是鬼化的鳳凰。

    廳門前,墨鳳小聲說道:“影麟,你要小心!剛才玄武回來,似乎向主上說起了你。主上聽后大怒,正在氣頭上!

    影麟微點了下頭,推門進入廳堂。

    廳堂上,燭火通明。

    一人坐在高椅之上,面戴地藏王鬼面,他的身下正站著玄武。

    影麟來到他的面前,單膝脆倒:“主上!”

    地藏王俯首看他,問道:“聽說你最近幾次干擾玄武堂的生意?”

    影麟毫不隱瞞的答道:“是!

    地藏王隱忍著怒氣,問:“為何?”

    影麟抬起頭,道:“稟主上,城中的事本來就應該由我管轄,是玄武堂主越權!

    地藏王冷笑道:“為籌資金,我早已批準玄武堂多接生意,你居然敢阻撓他辦事,還殺了他派去的殺手。你的膽子可是越來越大!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會毀了我們好不容易才樹立起來的信譽!”他森然喝道:“難道你有反意不成?”

    影麟立即雙膝脆倒,朗聲道:“屬下對主上絕無二心;猛俏业娜,玄武明明知道,卻還派人刺殺于他。望主上明見!”

    玄武急忙躬身出列,道:“稟主上,想殺幻瞳之人出價極高,我想與其這單生意落入他家,不如由我接下。何況我并未真的殺死幻瞳,只是找人射了他兩箭,幻瞳絲毫未損,但影麟卻殺過我派去的殺手,并且三番五次的干擾我的生意。請主上明見!”

    地藏王揮了揮手,讓玄武退到一旁,對影麟道:“你龍脈之事未成,我還沒有責罰于你,F在你又幾次阻撓玄武堂辦事,你教我如何信你?如何服眾?”

    影麟沉聲道:“屬下愿受重罰!

    地藏王瞇起眼,道:“哦?你愿受何種重罰?”

    影麟目中閃過一片絕決,手掌一翻,亮出一把烏黑的短刀,直刺心口。

    “且慢!”地藏王拿起桌上瓷杯拋出,打在短刀之上。

    短刀被擊歪,刀鋒向下偏離心口寸許,刺入影麟的肋下,直沒至刀柄。紅色的液體順著刀柄一滴滴的滾落到地上,逐漸聚成一汪鮮紅。

    “玄武你先下去!钡夭赝蹰_口說道。

    玄武躬身退出廳堂。

    廳堂上,只剩下地藏王和影麟二人。

    地藏王望著影麟即使受傷下跪也一直沒有絲毫彎曲的背脊,轉了臉色。他緩和了口氣,道:“影麟你應該知道,我對你是寄予厚望的。當年你被埋在地下,不僅容貌全毀,還筋斷骨折,若非我用改顏換體之術,為你重鑄奇骨,你又如何能活到現在?”

    影麟立刻朗聲道:“屬下對主上的恩德此生不忘!

    地藏王和藹的說道:“我并不是這個意思。你、玄武、墨鳳、暗龍和黥虎都如同我的孩子一樣,這么些年來,咱們同甘共苦,就像一家人。我希望家庭和睦,不要相斗。你可明白?”

    影麟垂下眼瞼,低聲道:“屬下明白!

    地藏王欣慰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在這幾人中,我最看好的就是你。論武功、才智都是出類拔萃的,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

    影麟沉默了片刻,抬起頭,堅決的說道:“為報主上大恩,屬下愿為主上即刻執行‘獄’計劃!

    地藏王擺了擺手,道:“此事不可操之過急,黥虎堂與暗龍堂已出外舉事,數月之內,便會有結果!z’計劃需與之呼應才可彰顯其威力!

    “主上,請恕屬下直言!”影麟誠聲說道:“屬下倒是覺得‘獄’計劃應該在黥虎堂與暗龍堂舉事之前執行,這樣才能令其二堂之事更有把握!

    地藏王思慮了一會兒,緩緩開口道:“你說得也有道理,你就與墨鳳一同去辦理此事吧!

    “屬下遵命!”影麟抱拳,起身走出廳外。

    在他身后,地藏王溫和的目光漸漸變得尖銳。換體鑄骨之術,非一般人所能承受,這么多年來,也只成功了影麟這一個例子。此人生性倔傲無比,又才智過人,實是難以掌控。他剛才的舉動未免太過,究竟他是否還值得信任?

    廳口,墨鳳見影麟平安出來,心中一喜,迎上前去。她忽然瞥見他肋下的烏刀,不由眉頭緊皺,欲上前查看。

    “無事!彼崎_墨鳳的手,自顧的走去。一路的鮮紅伴著他的腳步,漸漸沉入黑暗。他傷了她的心,又豈是這一刀所能償還。

    (本卷完)

    *

    作者有話說:因為再寫就涉及后面的故事了,所以大姐這篇就到這里結束。最后的結局會在后面的卷中寫出來,不是BE,應該還能算是HE……

    本系列的第三卷回歸歡樂武俠小言文,以后某都要寫輕松的文了。請繼續支持,鞠躬下臺。
(快捷鍵 ←) 上一章 返回《赤焰俠情》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娱网棋牌四冲下载安装 竞彩足球比分旧版 麻将桌的原理 江苏老快3最大遗漏 bg视讯app官网电玩 江苏体彩网 北京pk10数学天才揭秘 数字货币特征 幸运转轮盘暴率器 德州扑克概率计算器 安徽25选5 吉林快三跨度振幅走势图 北京快乐8开奖时间 快比分appios下载 qq捕鱼大亨yy 麻将手游哪个好玩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