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請按Ctrl+D收藏本站

520聽書網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男主總想干掉我最新章節列表 » 《快穿之男主總想干掉我》最新章節列表 第283章

《快穿之男主總想干掉我》正文 第035章:截胡

文/一九得九
    在保全陛下面子,和保全東西之間,平安兩個都要。

    手段也很簡單,他開具文書就是,等東西入了內庫,還能有人把它們在拿走不成?

    這么做不過是面上不好看罷了。

    平安把隨身的印章拿出來,蓋印之前,特意把鄴城太守叫來,讓他去做這個交接。

    事到如今鄴城太守瞎了也能看出來這是陛下要朝自己的小金庫里扒拉東西。

    這事兒不能大張旗鼓,弄的難看,可護送朝貢的卻都是一幫愣頭青!

    鄴城太守差點含淚,一晚上沒睡,軟的硬的都用了,愣是在次日清晨勸服了押送的人。

    但對方有條件,要跟這一起護送。

    東西在他手里,進了京還怕收拾不了愣頭青?平安答應了,隊伍即刻起身朝京城趕。

    *

    “來了!

    龐大逶迤的隊伍還未進城就能遠遠的看到。

    坐在涼亭烤火的李牧,像是已經感受到那只隊伍的風塵仆仆,抬手在鼻下揮了揮。

    隨從把李牧等著的消息攔住隊伍通知了平安,平安有些猶豫,還是下車見他。

    這會兒天上正飄著小雪,亭子周邊的萬籟俱寂被這隊人馬打破,但亭子里還是很安靜,能聽得到木柴燃燒裂開的噼啪聲。

    “衛將軍手底下的兵不一般,怪不得短短時日就能立下汗馬功勞,”平安嗓音里帶著輕松,坐在小板凳上跟李牧面對面烤火。

    李牧稍微一抬頭:“把朝貢給我!

    “……”

    平安愕然,抬頭望過去,心里卻在跑題的想自己這輩子好像是第一次遇見這么直白,這么囂張的人。

    不對。李牧的表情看起來一點兒都不囂張,他……沒把誰看在眼里!

    平安歷來陰沉的臉上有了惱怒。

    李牧還在伸著修長有力的雙手還火上翻烤,還是那副寡淡的模樣,還是那般直白的道:“是把朝貢給我,還是讓百官在前面把你攔住,你選一下!

    幾天前,平安夜里出的京,一路緊趕慢趕,沒到鄴城之前沒人知道他此行的目的。

    現在聽李牧的話音像是已經搞的人盡皆知!平安猜是在鄴城耽擱一夜,導致京城這邊得知了消息。李牧帶出來的人還真是不一般。

    沉默著,平安不由得權衡李牧的話,暗想他有沒有那個能力把百官糾結起來,攔住他,跟陛下作對。

    就像有誰把心思寫在了臉上一樣,李牧不咸不淡抬了下眼,道:“交給我,陛下只會怪我一個;交給百官,陛下會怎么樣?”

    陛下會發火!

    但交給李牧陛下就不會發火了?

    平安驚奇的發現無論選哪個吃虧的都是他!

    就像又有誰把心思寫在了臉上一樣,李牧垂下眼道:“去之前你應該先跟我說!

    平安:“……來人!

    他叫人回宮,把這事兒甩給胡子期了。

    把作難的事轉移給陛下,這是下下策。

    “媽的!

    胡子期一聽說就在寢宮里開始打轉。

    “一回來就跟我作對,你說他心眼子長的是不是跟蜂窩煤似的?我剛有動作他就知道了,是不是他媽的監視我了?”

    她氣炸炸的滿嘴臟話,系統跟個大爺似的彎曲著坐在她御案上,不怕刺激她的接話道:【請你正確對待博士的智商!

    砰!

    胡子期大力踩在地上,臉上的表情就跟天上的雪似的,重重哼一聲:“我倒要看看智商高,比不比的過地位高。嚴洪——”

    “陛下哎——”

    嚴洪小跑著從外書房進來,那一臉的表情像是終于盼到陛下了似的。

    胡子期陰著臉吩咐他:“去把百官給我召進宮來,少一個找你算賬!

    找他算賬還行!

    嚴洪想不出來她這是又怎么滴了,趕緊帶著人出宮。

    這不出宮不知道,一出宮嚇一跳,百官全候在京門口等著迎接追討回來的番邦朝貢呢!

    老百姓跟著湊熱鬧,把東城門圍的里外三層外三層,下的雪簡直是在給他們助興!

    百官都敢這么明目張膽的跟陛下作對了?

    嚴洪暗暗心驚,團團的拱著手沖一眾不懼風雪的人傳達陛下旨意。

    眾官員:“嚴公公先去請丞相他們吧!

    “陛下可說了何事?”

    “今個休沐,我的官服洗了沒干,見不了陛下!

    “雪大, 到宮里該落鑰了!

    “陛下怎得偏偏這時候要見我等?”

    “陛下召見,還得挑時候不成?”嚴洪被擠兌的狠話都說出來了。

    周圍人的臉色頓時變得不好看。

    嚴洪也不敢把他們得罪狠了,換張哀求的臉:“陛下等著呢,眾位大臣趕緊隨雜家去了吧!

    這么長時間陛下都在寢宮養病,任誰有在大的事情都不見,在場的誰不知道這會兒是為了朝貢要把他們指使開?

    幸虧丞相他們 有先見之明,要不然吶……哼,往大了說,東吳今年只出不進,明年開年怎么過都不知道。往小了說,他們今年的俸祿都指望這批朝貢了。沒這批朝貢,他們今年的俸祿一準兒拿不到手。

    陛下怎么就不知道為天下,為他們百官想想呢?

    那脾氣臭的,當即摔出來一句:“我頭暈眼花,去了要過給陛下病氣,這總不能在進宮了吧?”

    被圍在中間的嚴洪:“……”

    “陛下召見,咱們不去豈不是抗旨?”

    這話說的小心翼翼,但總歸是有了不同的聲音,嚴洪急忙尋看過去。立馬聽到有人頂了一句:“誰也沒攔著柴大人,柴大人去就是了!

    發表不同看法的柴耀當即被頂了個大紅臉。

    當著這么多看熱鬧的百姓,總不能真傳出個抗旨不尊的名聲。揣著手許久不曾言語的大理寺卿擠過來做好人,道,“許多大人官服都沒穿,不能在陛下跟前失了禮儀,總得叫人家回去換上!

    “是是是,”嚴洪哪兒有不答應的道理,好言好語的催著他們趕緊回家換。

    晚了!

    平安的車馬進京了。而那見頭不見尾的朝貢被李牧領著直接奔戶部衙門登記造冊,進國庫。

    “那李牧一聲令下,那些個押送的將士全都跟著他走了,”平安說起這個簡直哽咽。

    他跪在冰涼的地板上移了移,整個人趴下去,聲音卻沒低,“說到底是奴才無能,沒能辦好陛下交代的事,請陛下降罪!

    胡子期的表情已經沒法兒看了。

    朝貢沒了是一方面,一幫子大臣跟她對著干是另一方面,但這都不及她現在用身份都壓不住李牧來的叫她生氣,憤怒,以及……那么一丟丟的慌張。

    “你起來吧,”她現在多一個字都不想說,憋屈的很,而且那幫子大臣是把這里當菜市場了?

    媽的,一定要讓李牧吃次虧!
娱网棋牌四冲下载安装 福彩三的投注技巧 胜分差玩法126111 百家乐必胜方法_Welcome 甘肃11选5号码查询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w 捕鱼游戏大全 古怪猴子游戏 竞猜篮球app 广东福彩36选7开奖结果好彩1 吉林快三开奖时间表 官网澳洲五分彩 云南11选5走势图039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专家 极速赛车计划图分析 狗狗币交易平台官网 中国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