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請按Ctrl+D收藏本站

520聽書網 » 玄幻奇幻 » 魔法禁書最新章節列表 » 《魔法禁書》最新章節列表 第283章

《魔法禁書》正文 131.審判ri

文/路油
    1審判ri

    審判日的前一天,羅德島紐卡區下部城區幾條主要的街道上面幾乎都是人山人海,無數的店鋪開著大én做生意,南來北往的商客,把從各個空島帶來的各sè物品都擺放了出來,以期能夠大賺一筆。本書更新來自

    要知道,羅德島原本就是繁華之都,在加上這一次,那個在西部云海臭名昭著的百刀劍士殺人魔將會在羅德島被公開審判,對于大部分的人來說,這都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神圣教廷畢竟還是人類的jing神寄托之處,對于大部分的普通人來說,神圣教廷就是自己的一切,在這些狂信徒的眼里,誰敢違逆神圣教廷,那么就是大逆不道。

    這一次的公開審判,不管從什么意義上來說,都具有了極高的宗教意義。

    神圣教廷本身似乎也意識到了這次公開審判的重要xing,所以早在半個月之前,關于百刀劍士妮可蘭斯被捕的消息早就已經通過了特殊的手段傳遍整個云海大陸。

    除了這樣盛大的事情,各地的信徒都擁擠到羅德島,一時間,羅德島的各個旅館都人滿為患,所有的旅店幾乎隨時都處于客滿的情況之下。

    尤其是那些可以從遠處看到圣堂的旅館,價格已經比平時高了三倍以上,客房根本就是供不應求。

    更重要的是,教皇瑪德十八世雖然沒有親自參加這次審判,但是也下了手令。在審判之后,羅德島的紅衣教士約書亞將會親自為所有在場地信徒祈福,而且還會挑選一些有潛力的人進去圣殿騎士團服役。

    紅衣教士是什么人物?

    一般來說,一個幾百位人口的帝國,也就有一個紅衣教士而已,一般人沒有一定的身份,就算是在圣堂祈福一輩子。也不一定會遇到紅衣教士,更別說是有機會讓紅衣教士為自己祈福。

    還有就是很少招人的圣殿騎士團。這次居然借這個機會公開招人,對于很多學習武技的人來說,能夠進入圣殿騎士團,就是一件極其光宗耀祖的事情。

    要知道,就算是一般帝國地大官,遇到了圣殿騎士團的時候都得恭恭敬敬地行禮。

    而且進入了圣殿騎士團之后,就表明你。從那一刻開始,你就成為了最接近圣靈的人之一。

    這樣的事情,或許一輩子都遇不到一次,如果錯過了的話,豈不是太過可惜了?!

    所以,在審判日的這前幾天,羅德島的外來信徒和游人,已經比一直以來最繁華的時候多了好幾倍?崭鄱逊e地飛船已經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各種貨物都在羅德島四處流傳。

    這種人流量,已經把羅德島原本就不多的治安軍nong得腳比頭還大,迫于壓力,就算是瘋狗肖恩,也不得不加派了比平時多一倍的治安軍開始維護治安。

    可是這樣并沒有什么用處。這人多了,治安自然就不好管理,外來的人不說,單單是奧尼克區那些們,也有人hun進去紐卡區,一時間紐卡區龍蛇hun雜,已經發生了不少的治安事件,打架鬧事偷竊搶劫的事情襯出不窮。

    羅德島的治安所本來就不大,但是卻都已經關滿了。

    治安所里地士兵一個個都怨聲載道,所有人都取消了一切的休假。當值的時候。一天甚至還睡不上幾個小時,很多人。甚至就連一些治安局的長官,都已經好久沒有回家抱老婆了,更別說有一些還得沒事去照顧一下情人小蜜之類的人。??5?本書章節

    而連接幾個城區的傳送魔法陣,居然也全部超載。

    羅德島本來就是西部云海地地方,很多人來到了這里之后,自然是四處游玩,上部城區一般人上不去,但是畢竟這次的審判也不是沒有來湊熱鬧的貴族,這些貴族一出én往往是帶著一堆仆人護衛什么的,肖恩雖然被叫做瘋狗,但是也知道如果得罪了這些貴族,自己這個羅德島也頂不住,所以在沒辦法的情況下,羅德島的上部城區和中部城區也變得人滿為患。

    不過令人奇怪的就是,神圣教廷這一次不但沒有出動人手來幫忙維護治安,而且幾個出名的白衣教士和普通的教士也都全部擠在了真理之塔的周圍,并且附近還有重兵把守,不管是什么人想要去真理之塔,沒有約書亞大人地手令地話,就是一死的結局。

    只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圣殿騎士團地騎士們卻把守住了下部城區的圣堂,包括én口的那個廣場還有行刑臺都暫時戒嚴了。

    雖然有一些信徒也想要去那個祈福,但是卻被告之,在審判結束之前,不能有人進去這個地方,信徒們雖然有些失望,但是每個人卻都安靜的推了下去,在遠離的廣場的地方對著圣堂頂禮膜拜,最后成了羅德島最奇怪的一幕。

    漢德森在羅德島跑了一整天,他雖然不清楚陳森的目的,但是卻還是邊吃邊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聽到的一切全部回報給了陳森聽。

    陳森站在租來的房屋én口,身后的房屋已經被他封死,漢德森雖然奇怪陳森到底在后面搞了什么,但是他也沒有發問。

    聽了漢德森的話,陳森沉yin了片刻,喃喃道:“只準備用圣殿騎士團的那群廢物來保證審判的順利進行嗎?恐怕,沒有那么簡單吧?”

    說著,陳森敲了敲腦袋,突然一笑道:“漢德森你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去玩一場英雄救美的游戲?”

    “英雄救美?”漢德森的眼里閃過了一絲jing芒,“這個橋段我喜歡什么時候?”

    “就明天吧”陳森臉上浮現了一抹古怪地笑意!爸劣谀懿荒芫瘸鰜韥,就要看看彼此的安排了吧”

    天空歷793年6月6日,審判日,天氣晴。

    在這一天,一大早的時候,羅德島紐卡區下部城區的治安所就已經被全部的治安軍派遣了出去,瘋狗肖恩親自下令。今天無論如何都要保證,沒有人任何人能夠打擾審判的順利進行。

    如果遇到了故意的搗luàn地人。當場格殺,無需警告。

    為了貫徹這個命令,就連一向不輕易出手的空騎兵,都被派遣到了下部城區幫助維持秩序。

    下部城區地圣堂,雖然已經開始許可信徒的進去,但是在圣堂正én口的行刑臺附近,卻依然是重病把守。

    虔誠的信徒。都很乖巧的站在了廣場的角落里面,一些來得慢沒幾乎觀看的人,也沒有大吵大鬧,反而四顧地尋找起了適合觀看的地點。

    一些比較醒目的信徒,已經爬到了房屋的頂端,還有一些比較有身份的,則是跑到了紐卡區的中部城區,從那上面看下來的話。雖然沒辦法具體看清楚被審判的異端到底長成什么樣子,但是每個人卻都能夠清楚地看到整個現場。

    終于,當陽光殺滿了大地的時候,圣堂里面傳來了沉悶的鐘聲。

    然后緊緊閉著的én扉被人打開一隊盔甲銀亮的騎士從én內緩緩的走出來,在他們分別走向了兩邊之后,一個是圣潔地血紅sè身形。??5?本書章節從én的深處緩緩的走了出來。

    他手里捧著一本嶄新的,臉上的表情圣潔到了極點。

    當約書亞從圣堂走出來的時候,圍觀的群眾淚流滿面,無數的人把手放在了自己的xiong口,虔誠的祈禱起來。

    “愿主神祝福你們我地孩子”

    約書亞地聲音淡淡的空氣中傳播開來,聲音雖然低沉,但是遠遠近近地人卻都全部可以聽到。

    “神術!這是神術!”

    不知道誰先吼了一聲,然后整個場面就沸騰了起來。

    約書亞似乎對這種熱鬧并不介意,反而雙手jiāo叉,在捧著書的同時。做出了一個祈禱的姿勢。

    這無疑是幻術一般的場景。雖然在識貨的人眼里,這不過是幾個低級的魔法疊加出來的效果而已。但是在無知的信徒眼里,這確實確信無疑的神術。

    在行刑臺的對面,有一個臨時搭建的高臺,上面擺放著樸素的桌椅,約書亞當先走了上去,在正中間的位置坐了下去,然后似乎不驚異的揮了揮手

    神殿騎士團的騎士們卻仿佛接受了什么命令一般,瞬間把擁擠的人群又擠開了幾分,人人都知道審判開始了

    陳森冥想了一個晚上,在保證了自己的魔力極端充沛的情況下,他還做了幾個魔法卷軸塞在了儲物戒指里面,以保證自己隨時都可以把卷軸o出來。

    然后,換上了一套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衣服,陳森和漢德森一起走向了圣壇的方向,至于愛麗絲,陳森并沒有然后她一同前往,而是讓她躲在了租來的房子里面,好隨時接應自己。

    陳森他們走到了圣壇附近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一絲緊張的氣氛,那些圣殿騎士團的騎士,還有羅德島的治安軍,不管是誰身上都掛著擦得銀亮的兵器,敏銳的眼神在人群中不斷的掃shè著,似乎想要找出那些想要跑壞審判的家伙一般。

    此時,時間已經快要接近正午了,在行刑臺對面的高臺之上,早就坐滿了有身份地位的貴族和商客,這些人每個人的臉上帶著輕松的笑意。

    畢竟,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是誰都沒辦法忽略的,至于普通的信徒,也早就跪坐在了地上,雙手虔誠的放在xiong口的地方,這不得不讓人覺得,這一幕是如此的神圣。

    “我們現在怎么辦?”漢德森o了o頭發。注意到了有人望向了自己,忙咧嘴一笑。

    好在漢德森在羅德島也是極其出名地人物,那些治安軍和圣殿騎士團的騎士基本上都認識這個羅德島的美男子,所以雖然每個人都皺了皺眉頭,但是也沒有人來找他麻煩。

    陳森淡淡一笑道:“還能做什么,就學著他們的樣子祈禱吧!

    說著,陳森扯著漢德森跪坐了下去。按照祈禱的姿勢,雙手jiāo叉著放在了xiong前的位置。

    漢德森邊裝模作樣。邊吸了一下鼻子道:“陳森我們要救的人到底是誰?”

    陳森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難道你真的不知道是哪個?如果這樣地話,等下你就不要去了,還是讓我自己來好了,免得你把人都救錯了,從貴賓席上面扯下幾個貴族小姐,就不大好看了!

    “我怎么會做這種事情?”漢德森堅毅的臉上滿是純潔!安贿^還是我給你介紹一下,那邊穿著藍sè衣服的是伊薇特小姐,今年貌似已經二十五歲了,不過因為愛慕我的關系,還沒有出嫁還有那邊那個,那是勞琳達小姐,她的身材可是在羅德島最bāng的一個,特別是她的呻yin。簡直就可以令任何男人yu仙yu死”

    “死你個大頭鬼”陳森拍了漢德森地腦袋一把,“別那么多廢話了,等下就按照計劃行事,你別忘記了我跟你說過,這個人,可是你親愛的朱麗葉小姐要救的”

    “為了朱麗葉!”漢德森說道。但是注意到了陳森的眼神,他快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諂笑道:對,是為了我們的友誼我今天就豁出去了”

    “好了不要那么多廢話審判已經快要開始了”

    陳森皺了皺眉,眼神已經投到了行刑臺的方向。

    只見在高臺地正中間,一個穿著紅sè教袍的家伙,手捧著一本緩緩的站了起來。

    他微微的一揮手,也不知道下了什么命令,突然就聽到了圣堂內部洪亮的鐘聲響了起來。

    當當當——

    一聲又一聲,急促而響亮。到了十二聲鐘聲響過之后。選出那些還在喧嘩的民眾全部都靜止了下來,因為大家都知道。按照傳統地話這十二聲鐘聲響過,那么審判,就已經要開始了。

    約書亞緩緩的放下了手里的,然后就那樣在高臺之上輕輕的跨了一步。

    原本,高臺和行刑臺只見的距離還是很遠的,但是在約書亞這一跨之下,還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他就閃到了行刑臺之上。

    魔法?

    陳森皺了皺眉,一時間也不敢確定,剛才約書亞用的是什么魔法,但是,毫無疑問,那種魔力的bo動卻絕對是什么高級的魔法。

    陳森用了一個鷹眼魔法,終于,還是看清楚了這個約書亞地模樣。

    陳森地第一個印象就是:可怕!

    這位據說年紀已經快要四十歲的紅衣教士,看起來卻仿佛是二十多歲地年親男子一般,和伊曼不同的地上就在于,他渾身散發出的那種圣潔氣息,讓每個人都可以意識到,他是一個最虔誠的信徒,也是神最完美的代言人。

    他身上是一套血紅的教袍,和伊曼的光頭不同,這個紅衣教士是有頭發的,不過這種血紅sè的頭發無論怎么看,都顯得自然。

    約書亞到了行刑臺之后,緩緩在上面饒了幾卷,他的臉上除了圣潔之外,就是一派的平靜,平靜到讓人猜測不出他接下里會說什么話。

    他的眼神掃過了全場,銳利得就好像是鷹眼一般,陳森忙催下了腦袋,好讓自己不至于被發現。

    “那么在開始以前就讓我們一起祈禱好么?”

    約書亞的聲音淡淡的,似乎帶著一種接近無限的平靜,然后他再次捧起了手里的低低的yin唱了起來:世人”

    古老地圣典,似乎帶著一種圣潔的氣息。不斷的洗刷著人們的心靈,到了約書亞yin唱結束的時候,似乎似乎每個人都沉i在了其中。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約書亞低低嘆了一口氣,一臉的哀傷,他緩緩的合上了手里地,道:“那么我們就開始吧”

    約書亞的聲音此刻似乎充滿了憂傷。他說完這句話之后就沒有再多說什么,反而一閃身。又回到了高臺之上緩緩坐下,然后他才猛地一揮手。

    隨著約書亞的這一揮手,周圍的圣殿騎士團的騎士們,突然同時舉起了自己手里的兵器,然后猛的向著地面頓了下去——

    咔——咔——咔——

    這急促又包含殺意的聲音,向著四周擴散了出去。

    似乎要回應這種聲音一般,在圣堂地深處。歷克響起了一陣整齊的踏步聲,隨即,陳森立刻感應到了一股殺伐之氣,從圣堂的深處傳了出來。

    咔——咔——咔——

    終于,內外的聲音好像融合在一起了一般,整齊的響了起來。

    在陽光之下,緩慢的從圣堂內部走出來的一隊騎兵,身上仿佛帶著金sè的光芒一般。

    銀亮地盔甲在陽光之下。不斷的閃爍著光輝!

    這隊從圣堂的深處走粗來的騎兵,絕對不超過百人,在隊伍的正中間,有一輛囚車。

    或許是為了增加神秘感,囚車上面覆蓋一塊染血的白布。

    可是就算是這樣,這輛囚車并沒有影響了這隊騎兵地整齊xing。

    馬屁的鐵蹄踏在了地面上。不斷的發出咔咔咔的聲音,空中的空騎兵似乎也在等在著此刻,他們駕駛著獅鷲猛的撲了下來,在廣場的上方盤旋著

    附近的信徒和民眾一起開始沸騰了起來,各種各樣的語言hun在在一起,或者是祈禱,或者是詛咒不一而足,但是,毫無疑問的,他們地話語卻充滿了對神圣教廷地尊重。還有對異端的厭惡。

    在民眾地呼喊聲中。這隊圣殿騎士團的騎士表情卻一點也不變,他們到了行刑臺的前方才齊齊的下馬。然后領頭的騎士猛的一揮手,后面自然就有人推著那輛囚車上了行刑臺。

    “死胖子,”陳森看著逐漸被推到行刑臺上的囚車,忽然側過頭,看著漢德森笑了一下,“似乎今天最有趣的節目就要開始了,而最完美的舞臺也已經幫我們準備好了。怎么待會兒你是要和我一起上去,還是準備呆在下面等著我?”

    漢德森臉sè不變,道:“不是說好了嗎?按計劃行事,還有,你要在再叫我胖子的話,我保證一拳就打爆你的腦袋!”

    “哦,你下得了這個手嗎?”陳森低低的一笑,原本環抱著的手已經放了下來,左手對著行刑臺的方向,手背上的魔法刻痕不斷的閃爍著淡淡的光芒。

    而漢德森面包一般的身子已經微微的弓了起來,兩人此刻都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在廣場中心,囚車已經被推到了行刑臺之上。

    那幾個推著囚車的騎兵全部跳了下來,然后快速的站在了周圍所有的的騎兵猛的暴喝了一聲,手里的兵器全部都chou了出來斜指著天空!

    約書亞微笑點頭,然后對著騎兵揮手致意

    接著,他的手似乎在半空中輕輕的拂過

    隨著他的動作,原本覆蓋在了囚車之上的血sè白布,一點點一點點一點點的變成了粉末

    終于,lu出了白布之下的囚車。

    約書亞滿臉含笑,他對著行刑臺的方向道:“孩子今天我們就在這里把你送回罪惡的深淵在那里,你會為了自己背棄的信仰,而永世懺悔!

    這一刻!審判正式開始!。。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節請到【--綠色∷,地址:
(快捷鍵 ←) 上一章 返回《魔法禁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娱网棋牌四冲下载安装 (★^O^★)MG洛基传奇试玩 (-^O^-)MG企鹅家族游戏规则 3d杀号定胆 河北快三直播 (★^O^★)MG妹妹很饿怎么玩容易爆分 (★^O^★)MG黄金农场投注 (-^O^-)MG奥林帕斯山的传说试玩 贵州快3走势图带连线 (^ω^)MG东方珍兽_正规平台 买彩票app大全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钱 p3开机号3d开机号千禧试机号查询 (^ω^)MG富豪生活_电子游艺 (*^▽^*)MG疯狂维京海盗爆分技巧 (★^O^★)MG财富小姐游戏说明 公式规律特尾出码